设为首页 |收藏本站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登录 | 注册 | 找回密码

水都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发新帖
查看: 35702|回复: 15

永远的沧浪洲(文/邓龙 图/偷偷kanni)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6-10-4 09:01
  • 签到天数: 17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发表于 2016-3-7 1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老猪哥 于 2016-3-7 11:51 编辑

    永远的沧浪洲
    文/邓龙
    摄影/偷偷kanni

    P1010018_副本.jpg



    汉水穿越秦巴山地,流经南栈古道,一路逶迤,在鄂西北的崇山峻岭中九曲回肠,经郧县向东流经丹江口境内,水势稍稍平缓。到了槐树关,转向南流淌,这一段叫“沧浪水”。水中有一小洲名曰“沧浪洲”。

    沧浪水是汉江上游的最后一段,江水蜿蜒而来,于丹江水汇合处,被一道巨龙大坝拦腰截断,形成了有“亚洲天池”美誉的丹江口水库。库区内一江清水,碧波荡漾,波澜壮阔,成为中国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区。曾经的家园沉入水底,古老的城池淹没江中,浩瀚的一江碧水由此北上,润泽北方芸芸众生。
    一个家园的变迁,一座城池的兴替,揭示了丹江口人民在配合国家战略行动中,付出的巨大牺牲和无私奉献精神,同时也给丹江口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,一次再造山河的机遇!
    在新一届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建设“三宜”城市的战略目标的指导下,在全市人民的奋力拼搏下,一座初具繁荣的新型滨江生态工业旅游城市,傲然屹立在“亚洲天池”的侧畔。
    P1010103_副本.jpg
    一、沧浪之水
    水,永远是第一张诗笺。
    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,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我足。”
    这是一首早在春秋时期已经在楚地传唱久远的《孺子歌》,是先秦南方楚地民歌的代表作。2500年前,此地的达官贵人和妇孺百姓,莫不信口而来,娴熟吟唱。
    时光追溯到4000多年前,上古的大禹到武当均陵(今丹江口市)沧浪治水,有《尚书•禹贡》云:“嶓冢导漾,东流为汉,又东为沧浪之水”;传说2500年前孔子周游列国,由河南入楚国,途经沧浪洲聆听《孺子歌》,深省歌中所蕴含的清静自然、豁达恬淡的哲理。后人在孔子听歌处的山崖上刻下“孺子歌处”四个大字。又在均州古城东门外三里的江畔峭壁,建有“沧浪亭”,为历代文人墨客赏景赋诗的地方。
    司马迁在《史记·<渔父>》中也明确的记载,2300年前屈原流放楚国北部,当行至武当沧浪洲,遇渔父放歌,与之问答,由此再次佐证了沧浪洲的历史地位。
    历史进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期,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开始动工建设,截流蓄水,古老的均州古城由此消逝在烟波浩渺的水库下,却催生了一座年轻的水电城。她背靠武当,面临汉水;因水而建,因水而兴。这座年轻的城池就是仙山与秀水间的汉江明珠——中国水都丹江口。
    《孺子歌》这首载入史籍的民歌,是丹江口这座以水扬名的城市,最深邃的文化注脚。
    二、远去的羊皮滩
    走进羊皮滩,两岸是荒滩。吃的是泥巴水,住的是油毛毡。

    P1010064_副本.jpg

    巍峨的丹江口水库大坝下游,清澈的汉江水穿城而过,因大坝泄洪、河沙於积等原因自然形成了大片天然湿地,这就是沧浪洲湿地公园的前身——羊皮滩。
    1、昔日羊皮滩:荒草连天的乱石滩
    当年的羊皮滩,荒草连天无人烟。昔日参加丹江口水库大坝建设的工人们开进羊皮滩,安营扎寨,他们对当时的羊皮滩最有发言权,于是编了四句顺口溜:走进羊皮滩,两岸是荒滩。吃的是泥巴水,住的是油毛毡。由此可见那时候羊皮滩的荒芜和寂寥。
    羊皮滩是受汉江水多年冲刷形成的滩涂地,有关羊皮滩的传说有多个民间版本。有说百年前这里曾是放羊的荒草滩,也是晾晒皮子的好去处,每到秋冬季节,皮货商从各地赶来收羊皮,放眼望去,河滩上白蒙蒙一片,由此而得名。有说当初这里是大片白砂滩,植被稀少,裸露在太阳直射下,白茫茫一大片。因此而得名。
    不管传说如何,那时候的羊皮滩确实是个烂石荒滩,除了放羊人和打柴人之外,几乎无人问津,成了无人区和鸟兽的天堂。1948年初春,陕南12旅36团奇袭羊皮滩,歼敌保安团一部,为解放均县扫清了外围。羊皮滩见证了新中国诞生前夜,国民党兵败均县,均州城解放的那一历史片段。
    历史进入公元1958年9月,惊天动地的开山炮揭开了丹江口水库大坝开工建设的序幕。十万筑坝大军开进丹江口,沿汉江下游两岸搭起清一色的芦席棚子,一路延绵十多里远。一部分民工大军披荆斩棘开进羊皮滩安营扎寨,由此掀开了百年羊皮滩的新篇章。
    羊皮滩留下了当年筑坝民工艰辛的足迹,民工们对当时羊皮滩的恶劣条件记忆深刻,于是就有了那一段顺口溜。
    2、过度开发:脆弱的生态不堪一击
    1974年,丹江口水利枢纽初期工程全部完成。建设大军陆续撤离丹江口,羊皮滩重归安静。但时间不长,羊皮滩上又热闹起来,一群拾荒者涌来,他们四处寻找废弃的工棚,拾掇有用的东西,哪怕是一段木头,一块油毛毡,那都是好东西。但他们很快便有了意外的发现,这些丢弃的木头和油毛毡远不如这个发现来的更实惠。
    当年,住在羊皮滩上的民工垦荒拓地,留下了一块块肥沃的菜地。现在,这些荒滩上的菜地成了周边百姓意外的惊喜,后来经过大面积的拓荒开垦,形成了大片农田,羊皮滩的整体生态环境开始受到人为干扰。
    时间转眼间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,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,羊皮滩迎来一拨梦想致富的淘金者,他们从最初小打小闹、挖沙淘金、卖沙的砂石场,到开办10余家砂厂、砖厂,羊皮滩失去了往日的宁静,原有的生态环境受到了威胁。到了九十年代末期,预制板厂、水泥制品厂、穿线管厂、建材厂等十多家私营建材小厂如雨后春笋般,在羊皮滩上冒了出来。再到后来,随着农家乐旅游的兴起和鼓励养殖业的发展,农家乐、养猪场、养鸡场、獭兔场等多家企业纷纷落户,羊皮滩上污水横流、臭气熏天,乌烟瘴气。企业没做成气候,羊皮滩的生态却遭到更为严重的破坏。
    于此同时,采砂淘金、电打鱼,私搭乱建、偷树木等破坏生态的事件层出不穷。更有甚者,一些人在树林里张网捕野鸟、下网捕野鸭;在河里下地笼子、布迷魂阵;在滩涂烧荒垦地、过度放牧,对羊皮滩的生态环境进行水陆空立体交叉式的蹂躏,致使原本脆弱的生态更加岌岌可危。
    采砂淘金电打鱼,私挖乱建,偷树木;张网捕野鸟、下网捕野鸭;地笼子、布迷魂阵,羊皮滩脆弱的生态不堪一击。
    三、生态立市绿色兴市
    P1010186_副本.jpg

    孙书记曾经指出:丹江口以生态发展为根本发展战略,大胆探索绿色发展之路。
    作为南水北调中线核心水源区,中国最大的水库濒岸城市,丹江口最大的优势是水,最大的制约因素也是水。怎样处理好生态环保与经济发展的关系,成为丹江口市领导班子必须面对的难题。
    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工程对丹江口的发展形成了诸多制约因素。为了保证库区水质不受污染,确保一江清水送北京,2011年底,丹江口市调整了新的领导班子。新一届领导班子面对现实,审时度势,及时调整发展思路,前瞻性提出了将丹江口建设成为“宜居、宜业、宜旅”的工业生态旅游城市的战略目标。



    1、“一路一带”:卓有远见的大手笔
    作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移民大县,南水北调中线核心水源区,丹江口本是一座典型的滨江城市,美丽的汉江穿城而过,但多年来有江无景,有名无实。2012年市委领导班子高